案例展示
您的位置:主页 > 案例展示 >

加拿大议会选举反映国内小气候:东西民意分裂加剧 共识难寻

日期:2019-10-28 18:13

本周一(10月21日),两千余万加拿大选民投票选举出了新一届加拿大议会。

现任总理特鲁多领导的自由党虽然成功保住了第一大党的地位,但是在多个省份遭遇滑铁卢,丧失了多数党的地位。

与邻国美国不同,加拿大不论做什么都难以在国际上引起大的关注。不过,此次加拿大议会选举其实反映了西方社会的大气候,以及加拿大本国的小气候。

从国际大气候上来说,跟人们在西欧观察到的现象一样,气候变化以及禁止头巾法案成为了此次议会选举的两个核心议题。从加拿大本国的角度来看,此次选举显示出加拿大国内东西民意分裂进一步加剧,法语主导的魁北克省和加拿大英语社会之间的冲突犹在,加拿大国内的选举制度改革刻不容缓。

两大政党表现不佳,“魁独”政党重拾往日荣光

自由党在2015年的议会选举中赢得了压倒性的胜利,党首特鲁多也因此得以单独组阁。但是,经过四年的单独执政,自由党对加拿大民众交出了一份尴尬的答卷。虽然加拿大经济在自由党执政期间基本面向好,但是自由党背弃了包括选举制度改革以及预算平衡在内的多项重要改革,让许多民众灰心。

同时,特鲁多本人在今年也是负面新闻不断。今年2月份,《环球邮报》报导特鲁多多次介入加拿大司法部当时对建筑巨头SNC-兰万灵公司的调查。加拿大司法部长王州迪(Jody Wilson-Raybould)更是因为公开指责特鲁多而被逐出了自由党。最终加拿大议会认定特鲁多违反了相关规定,特鲁多则表示不认同调查结果但是承担全部责任。之后加拿大媒体又爆出了特鲁多年轻时将脸涂黑参加派对的照片。迫使特鲁多向加拿大民众道歉。这一系列的负面消息都打击了自由党的民调数据。

从加拿大全国来看,与2015年时相比,自由党的得票率在几乎每一个省都有两位数的下滑。但是在安大略和魁北克这两个主要大省的小负避免了自由党在这次选举中全面崩盘。(图片来源:加拿大广播公司)

不过,面对弱势的执政党,最大在野党保守党并没有抓住机会。保守党在关键的气候变化议题上抛出了保守的政纲,呼吁取消征收碳税。这么做虽然取悦了阿尔伯塔这个仰赖石油和天然气产业的西部省份,但是与今年在西方社会爆发的环保运动背道而驰,影响了中间选民的态度。同时,保守党党首安德鲁·熙尔蹩脚的法语水平在本月10日举行的法语政纲辩论中影响了他的表现,最终让保守党在魁北克没有取得很好的成绩。

说到法语,倾向于魁北克独立的民族主义政党魁北克集团在本次选举中表现亮眼,完成绝地反击,重新回到国会第三大党的位置。其中,魁北克在今年6月通过的政教分离法案以及其所带来的争议扮演了重要的角色。政教分离法案主要是禁止了包括学校教师在内的魁北克省政府公务人员在公共场合佩戴任何宗教标识,其中就包括穆斯林经常佩戴的头巾。追求政教分离,禁止学校等公共场合出现任何宗教标志是法国自十九世纪以来就有的传统。法语人口占绝对多数的魁北克深受法国文化的影响,会通过这样的法案,其实并不奇怪。但是,加拿大追求多元文化的英语社群普遍将该法案试做种族及宗教歧视。魁北克集团很好地抓住了这个机会,将自己塑造为政教分离以及魁北克文化的捍卫者,获得巨大的加分。

加拿大另一个主要政党新民主党正是因为党魁驵勉诚佩戴的锡克教头巾在魁北克省引起了巨大的争议,最终让许多魁北克选民因此抛弃新民主党,进一步推高了魁北克集团的支持度。

魁北克集团此次在整个魁北克省各个地区都有卷土重来之势,总共拿下32个议会席位,比2015年相比多了22席,重新回到了加拿大第三大党的位置。(图片来源:加拿大广播公司)

加拿大国内撕裂加剧,选举制度改革迫在眉睫

此次议会选举透露出的另一个重要信息,则是加拿大西部省份对于自由党政府的强烈不满。此次选举中,自由党在西部的阿尔伯塔以及萨斯喀彻温两个省份颗粒无收。以石油及天然气产业为支柱的这两个加拿大西部省份,对于自由党一直以来的环保政策很不感冒。近几年国际油价下行,本来就给两省的经济带来了极大的压力。特鲁多的自由党政府在去年6月通过《温室气体污染定价法》,正式在全国范围内开征碳税,更是让两省的许多产业工人不满。萨斯喀彻温省当时就站出来控诉该法案违宪。这次在野的保守党正是依靠取消碳税的这一政纲横扫了阿尔伯塔和萨斯喀彻温两省的选票。

不过,自由党在两省没有任何议员当选,也就意味着在接下去的新政府中,这两个省份将没有任何的代表。这将进一步加剧两省内部酝酿已久的不满情绪。在选举结束之后的翌日,特鲁多也赶忙在发言中表示自己将努力倾听西部两省民众的声音。如何弥合加拿大东西之间的裂痕,是新政府的一大挑战。

由此引申出来的则是加拿大先行选举制度的缺陷。作为前英属殖民地,加拿大的选举制度继承自英国,采用领先者当选的制度。也就是说,选民只需投票一次,而在这次投票中得票数最多的候选人胜出。在这样的制度下,胜选人很少以过半的得票数胜出。很多时候,可能只是几百票甚至几十票的领先就可以让一个候选人胜选。这样的选举制度带来的就是政党得票率和最终获得议席数量之间的不对等。

以此次选举为例,纵观加拿大全国,得票率第一的政党是在野的保守党,得票率34.44%,领先自由党超过一个百分点。但是最终保守党获得的议席却只有121席,少于自由党的157席。同样地,魁北克集团和绿党的得票率相仿,分别是7.7%和6.5%,但是赢得的议席却有天壤之别:前者赢下32席,后者只有3席。

因此,加拿大国内一直就有将现行选举制度改为比例代表制的呼声,也就是各党派的综合得票率将决定各党在议会中的最终席位。特鲁多在2015年也是打着这个旗号赢得的大选,不过加拿大政府之后并没有继续推行选举制度改革。这次选举的结果也是对特鲁多的一次警告,加拿大的选举制度到了该改革的时候了。

(作者系哥伦比亚大学新闻学院研究生)

新闻推荐

拿破仑后人迎娶奥地利女公爵新郎曾丢过价值百万的订婚戒指

当地时间19日,一场伴有“历史回响”的婚礼在巴黎荣军院举行。拿破仑·波拿巴家族后裔让·克里斯托弗·拿破仑·波拿巴...


上一篇:俄土说定了:再给库尔德武装150小时
下一篇:白俄罗斯 数字经济发展迅速
九乐棋牌 澳门真人游戏注册 澳门威尼斯人网投 澳门美高梅赌场 威尼斯人官网 通化棋牌 威尼斯人注册正网 新金沙官网网址 韩国赌场 澳门永利官网网站 澳门大发888游戏官网 百乐牌九游戏 澳门ag电子游艺 澳门银河娱乐注册 多人牛牛